航空公司如何節約成本?─《經濟學人104個大解惑》選摘(1)

2017年06月19日 05:30 風傳媒
在航空業裡,顧客總是挑三揀四,利潤又如此微薄,究竟當今的航空公司還有哪些節約成本、同時仍符合業界規範的方法呢?(資料照,方炳超攝)

在航空業裡,顧客總是挑三揀四,利潤又如此微薄,究竟當今的航空公司還有哪些節約成本、同時仍符合業界規範的方法呢?(資料照,方炳超攝)

一九八○年代,當時有一位美國航空(American Airlines)的機組人員發現,乘客大部份都很喜歡吃機上的沙拉餐盒,但是有將近四分之三的乘客不吃餐盒裡頭的橄欖。當時公司的老闆羅伯特.克蘭德爾(Robert Crandall)立刻就把橄欖從菜單上取消。事實上,航空公司支付給空廚的費用是以沙拉中的食材數量為計算基礎:四道菜的話是六十美分,五道菜則是八十美分。橄欖正是這第五道菜,因此這個舉動每年為公司省下了四萬塊美元。一九九四年,西南航空(Southwest Airlines)聽從了一位空服員的建議,決定不繼續在垃圾袋上印製公司的商標,因此每年為公司省下了三十萬美元的印刷費。在航空業裡,顧客總是挑三揀四,利潤又如此微薄,究竟當今的航空公司還有哪些節約成本、同時仍符合業界規範的方法呢?

這些航空公司首先模仿了超級名模的作法――這些名模不僅忌口,對體重更是到了錙銖必較、關注到小數點第二位的程度。航空公司捨棄了機位前滿滿一袋的雜誌,換上比較輕薄的地毯,食物也改用輕量的紙盒包裝。有一些航空公司直接卸除了飛機的水面緊急降落配備,因為這些航線並不會飛過任何的水面。機上的座位也變輕了。地中海航空(Air Mediterranée)是一間法國的航空公司,而這間公司替換了他們空中巴士(Airbus)A321客機上的兩百二十個經濟艙座位。這些座位原本每個重達十二公斤,而在改用鈦等輕量材質之後,每一個座位的重量只剩下四公斤左右。走吧航空(GoAir)是印度的一間廉價航空,這家公司只聘僱女性的空服員,因為女性平均來說比男性的體重輕了十到十五公斤。如此的撙節措施確實看到了成效。燃料費用一般占航空公司的三分之一成本,而機上每減少一公斤,客機每年就可以省下一百塊美元的燃料費用。

20170107-SMG0045-001-蔡英文出訪中美洲友邦,這次搭乘的是長榮專機,長榮空姐展示飛機上供應給總統的菜單,包括炙烤美國Prime牛排、池上米蛋炒飯。(石秀娟攝)
走吧航空(GoAir)是印度的一間廉價航空,為了節省燃料費用,這家公司只聘僱女性的空服員,因為女性平均來說比男性的體重輕了十到十五公斤。圖為長榮空服員。(資料照,石秀娟攝)

即便當今的飛機已經不像從前一樣這麼耗油,一些設計上的小改良還是很有幫助。西南航空估計,在安裝了小型機翼(也就是翼尖帆)之後,由於降低了機身阻力,公司每年省下了五千四百萬加侖的燃料。易捷航空(EasyJet)是一間歐洲的廉價航空公司,他們使用了一種特殊塗料,減少了機身在空氣中承受的微撞擊,讓飛機能更輕易通過氣流。而西南航空表示,這麼做也確實節省了燃料。當今在國際上,飛行員都傾向在起飛時不將油門開到最大,並且會盡快將飛機進入巡航高度(在這個高度上空氣比較稀薄,阻力也因此相對較小)。如果在降落時跑道夠長,飛行員會傾向讓飛機自行放慢速度,而不再將引擎切換成反向推力模式。印度的香料航空(SpiceJet)和其他類似的廉價航空則試著將自家飛機使用得淋漓盡致。香料航空使用龐巴迪的(Bombardier)Q400渦輪螺旋槳飛機來提供小型城市之間的航班,而這些航班的飛行員會加速飛行,藉此從每一個航班裡省下幾分鐘的時間,而這使得香料航空每天可以再多塞進一個航班。雖然加速飛行會提高燃料使用,但是和增加的航班收入相比之下還是相當划算。

不過雖然航空公司願意承受這麼大的壓力,但是每年光是在歐洲,登機時間延誤就造成了高達十億美元的損失。空中巴士公司認為他們已經有了解決辦法:他們已經取得一項分離式機艙的專利,機艙內部的座位配置就和一般客機一樣。這個機艙模組會停靠在登機門前,讓乘客和行李完成登機,接著這個分離式機艙會嵌入一架空的飛機當中,就像火柴盒平順地滑入一樣。然後飛機會飛抵目的地,而在降落之後,分離式機艙就會脫離飛機,並由另一個機艙模組取而代之,模組裡已經坐好了新的一批乘客準備要起飛。這個未來感十足的設計可能得花上數十億美元研發,而且還需要好多年的時間――也許永遠不會有起飛的一天也說不定。而在那之前,航空公司仍將繼續精省那些不必要的橄欖費用。

 

*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商周出版《經濟學人104個大解惑:從紙鈔面額、廣告祕辛,到航空公司如何節省成本的全面揭密》。作者湯姆.斯丹迪奇(Tom Standage)為《經濟學人》副主編,他於1998年加入該雜誌,曾經擔任科技編輯、商業編輯和數位編輯,他著有六本書,當中包括《Writing on the Wall: Social Media - The First 2,000 Years》和《The Victorian Internet》,他的文章也經常刊登在《紐約時報》、《每日郵電報》、《衛報》和《Wired》等報章雜誌上。

加入Line好友

【我要發風】

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,來稿請寄至 opinion@stormmediagroup.com,並請附上姓名、聯絡方式、自我簡介,謝謝!

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