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英國400年前也是這樣」 藝術不受重視怎麼辦?他們靠「創意」扭轉未來

2017年06月14日 08:30 風傳媒
比起文化底蘊深厚的歐美國家,台灣在許多藝文領域上相對起步較晚。圖為亞維儂藝術節街頭表演。(資料照,取自亞維儂藝術節官網)

比起文化底蘊深厚的歐美國家,台灣在許多藝文領域上相對起步較晚。圖為亞維儂藝術節街頭表演。(資料照,取自亞維儂藝術節官網)

比起文化底蘊深厚的歐美國家,台灣在許多藝文領域上相對起步較晚,藝文工作者也常有「政府不重視文化發展」的怨言。而在各藝術項目中,街頭雜耍很可能又是排在最末端幾名,不管是中央或地方文化部門人員皆坦承,街頭藝人在部門中的確是較不優先的業務。

然而,曾進入太陽馬戲團,也曾擔任街頭藝人考試評審的陳星合便指出,要想辦法跟公部門共創雙贏才行。他認為,公部門也面對很多壓力,要對其他部門交代、要對民眾交代,他們處理不了,所以才用最保守不會出錯的方式來做事。

建檔、辦雜誌、網路平台 國外街頭藝人推廣資源豐富

陳星合並舉例,自己曾在國外參觀過街頭藝人建檔中心,把扮小丑、玩雜耍的街頭藝人都建立個人檔案,還有專屬街頭藝人的雜誌,此外也有線上平台可以讓藝人登記,外地旅客來到一座城市,馬上可以線上搜尋哪裡有什麼表演,廠商有商演需求,也可以透過系統尋找想合作的表演者。

2017-06-12-街頭藝人陳星合曾於2010年入選太陽馬戲團-陳星合提供
陳星合指出,要想辦法跟公部門共創雙贏才行。(陳星合提供)

陳星合表示,如果有個類似街頭藝人名人榜的平台,就能讓民眾看到街頭藝人的高度,也可以拿來協助公部門,之後不但可以釋出表演訊息,也可以透過一些像馬戲表演歷史、使用道具等的文章來教育觀眾。

對於網路平台,陳星合也坦言,「這個要我們街頭藝人自己來做」,不僅比公部門熟悉環境,速度也會比較快。他並舉出去年在高雄主辦衛武營藝術季「馬戲平台」的經驗,表示今年也收到其他單位委託,要再辦藝術節,「大家(指街頭藝人)已經不是一盤散沙了」,可能還要再幾次,成績做出來,跟公部門溝通就有力道了。

陳星合直言,對政府方面現在沒有解套方法,但大家都在累積能量,會互相勉勵要進修、繼續創作,更有原創性。他也舉例,像在法國的亞維儂藝術節,就看到很多很有創造力的「怪咖」。

「重點就在Style」 苦練技巧還不夠 台灣表演者更缺原創風格

跟外國的雜耍表演者相比,陳星合認為台灣街頭藝人除了技巧外,更需要的是原創性。他以去年歐洲雜耍大會的扯鈴battle為例,台灣扯鈴因為從國小就開始培養,實力很強,選手很容易打進32強,但到了8強、4強比較後面的時候,就剩沒幾個人,「原因就是在於Style,風格」。

陳星合也指出,許多選手被刷掉後,不是想到個人風格跟創意不夠,要專注在設計跟套路的編排,而是覺得自己技巧不夠,回去要繼續練。

街頭藝人Y先生(化名)也指出,像他前幾年去巴黎進修時,便見到當地各式各樣的街頭表演型態,有個藝人的表演是在廣場上到處走、到處跟人互動,像看到有兩個人走在一起,就跟在後面假裝是同行的,看到有小孩在玩,就去跟他們一起玩,甚至看到有情侶走在路上,就會去勾女生的手。

2017-06-12-法國亞維儂藝術節的街頭藝人-Marianne Casamance@wikimedia-CC BY 4.0
街頭藝人們都表示,歐洲有著各式各樣的街頭表演型態。圖為亞維儂藝術節的街頭藝人。 (
Marianne Casamance@wikimedia-CC BY 4.0)

Y先生也指出,這跟社會風氣有關,因為像歐洲國家人們3點多就下班,到8、9點太陽下山之前這段時間,常會坐在廣場邊喝啤酒邊聊天,所以街頭藝人可以準備一些需要比較多時間醞釀、舖陳的表演。

歐洲表演常達20至40分鐘 觀眾熱情參與度高

紅鼻子馬戲團的陳信達表示,國外如歐洲的風氣很不一樣,很多表演都會到20甚至40分鐘,可以做很完整的舖排。而不僅是藝人,觀眾參與度也很高,他認為這是雙向的,如果觀眾熱情參與,也有助於藝人成長,自然就會有更高水平的演出。

此外對於觀眾參與,陳信達也指出,很多人會把互動侷限在「抓觀眾上台」,但其實是要跟整個環境互動,比方說表演到中途有一條狗走過去,或救護車開過去,聲音傳過來,都要試著把這些元素融入表演,不過這就很吃重臨場反應跟經驗了。

2017-06-11-紅鼻子馬戲團於華山文創園區表演02-街頭藝人專題配圖-紅鼻子馬戲團提供
陳信達也指出,很多人會把互動侷限在「抓觀眾上台」,但其實是要跟整個環境互動。圖為紅鼻子馬戲團於華山文創園區表演。(紅鼻子馬戲團提供)

觀眾要「看得見的厲害」 表演者勇於創新,市場卻不買單

然而,藝術創作的熱情往往也須要面對市場的考驗。陳星合便指出,許多觀眾要的是「看得見的厲害」,丟一顆球可以玩5分鐘的編排,跟一次直接丟7顆球相比,大家會覺得丟7顆球比較厲害。這一方面是市場不需要,另一方面表演者也沒去教育觀眾,「我們還有很多可能性」。

陳星合指出,有些表演者去國外看到創新的想法,回來後想要嘗試,卻發現不被觀眾接受,同時看到其他人做大家都做過的表演,卻大受好評,賺錢像在印鈔票一樣,內心也會產生動搖。

陳星合最後提到,他曾跟一位英國的馬戲導演聊天,聊到台灣的現狀時,導演比喻說,「對啊,英國400年前也是這樣子」,一切都還需要時間醞釀。

加入Line好友

【我要發風】

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,來稿請寄至 opinion@stormmediagroup.com,並請附上姓名、聯絡方式、自我簡介,謝謝!

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