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何日夜趕工半個月,只領三千也甘願?驚艷世界的台灣兄弟檔,驕傲畫出寶島多漂亮

2017年06月15日 14:30 風傳媒

身形龐大的嬰兒爬行在招牌林立的台北街頭,抓起路上車輛就要吞下肚。別擔心,這不是世界末日來臨,而是創作兄弟檔「郭漁」與「良根」嘔心瀝血的作品,講述著正常人難以體會的失智症患者世界。默契無間的兩人曾經奪過無數國際設計獎項,筆下的寫實寶島風景更絢麗得讓人難忘……。

初見兄弟倆,沒有「國際作家」的傲氣、也沒有藝術家的高冷,就像兩個鄰家大男孩。哥哥郭漁負責寫文,看上去內斂,話語中卻滿懷對周遭的熱情與細膩觀察;負責畫圖的弟弟良根則較活潑,從沒停過的爽朗笑容裡,不難看出溫暖真性情。

不顧家中反對,相差3歲的兄弟倆毅然辭掉原本的工作,如今全職創作。靠著對兒時回憶的想念、與長大後進入現實社會的所聞所感,在多部作品中努力呈現最動人的「老台灣」。在新作《嶄新的一天》中,他們更把在外公身上看見的失智症症狀融入作品,呼應當前社會越來越普遍的健康問題。

帶著小時候的歡樂回憶,郭漁(左)與良根(右)兩兄弟畫下台灣最美風景。(圖/鐘敏瑜攝)
從日常生活中取材,郭漁(左)與良根(右)兩兄弟畫下台灣最美風景。(圖/鐘敏瑜攝)

「這麼多孫子裡,外公竟然只忘記我一個!」難以想像的失智症世界

你一定聽過失智症,但當這種病真實發生在親友身上,打擊之大難以想像。回憶外公病發時,良根激動地說:「我們這輩這麼多孫子裡,外公竟然就只忘記我一個!」郭漁補充,外公一向身體健康,突然就出現失智徵兆、一年之間嚴重衰老,讓他印象深刻,「這個故事其實也是跟著外公病況走,從得病,到最後離開我們。」

後來跟別人談論起這個話題,他們也意外得到很多類似的答案,那就是「我的誰誰誰也是得失智症」。他們因此決定以此為創作主題。

很多老人會因為行為怪異而被罵「老番顛」,郭漁認為這可能就是失智症的表現。在《嶄新的一天》裡,得到失智症的老主角幻想自己回到小時候,並且在一站又一站的的冒險中看見不同的景色。郭漁認為,失智症患者的世界有多麼誇張,外人難以想像;良根也補充,蒐集資料時發現「被害妄想症」是重要病徵,因此也特別融入故事中。

在原本的設定裡,並沒有這個彷彿酷斯拉的馬路巨嬰,之所以有了這個點子,是因為朋友建議他們往「奇幻」方向前進,以及外人難以得知的失智症遐想空間。「現在把這個東西講出來,就算得到也能提早做好心理建設、規劃生活,我覺得這也是很重要的。」郭漁這麼說。

走遍台北小巷弄取景,鐵窗、老公寓成最難忘記憶

雖然來自台中,但郭漁與良根都曾在台北生活一大段時間。因此,在新作《嶄新的一天》裡,他們選擇以台北作為故事發生地。「創作會依循過去,但當下的生活感受是更重要的。」郭漁這麼說。

郭漁表示,台北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,「新的很新,舊的也超舊。」良根則說:「選場景時特別想找一些老公寓,因為那是大學住中永和時最熟悉的風景。」他們走訪了南機場、六張犁以及台北101等地取景,良根也表示,鐵窗和植物是不可或缺的配角。

為求寫實,書中再小的人物也一定都有參考的照片,他花很多時間上網找尋符合自己想像的人物照片,光畫一幅畫就得花上一個月,加上資料蒐集時間更是不容小覷。

滿是鐵窗的老公寓,是兄弟倆對台北最深刻的印象。(圖/尖端出版提供)
滿是鐵窗的老公寓,是兄弟倆對台北最深刻的印象。為了畫出這張圖,他們還特地跑到南機場一帶取景。(圖/尖端出版提供)

「你知道為什麼這頁的場景像在馬路上拍,下一頁就立刻變從樓上往下拍嗎?」活潑的良根翻翻手上的作品,忽然這麼問道。原來是因為第一頁的老公寓風景是在中永和一帶取景的,他們無法私闖民宅、只能在路上拍;下一張到了郭漁曾經住過的六張犁,熟門熟路的兩人就知道怎麼找到最佳角度。一幅幅畫裡,藏著無數用心。

他們也提到,曾經想去台灣大學一棟教職員宿舍拍照取景,卻直接被管理員打槍。「其實當時找的理由超爛的,就說『想上去拍照』。」談起這段回憶,兩人笑得特別開心。從小就一起在數學作業簿上畫漫畫的兄弟倆,幾十年後依然是最合作無間的好搭檔。

「小時候的美好,我想重現給大家看。」童年回憶變創作養分

住在台中的他們,每年寒、暑假都會回到台南鄉下的阿公家。「在那邊真的超好玩的,不是在水溝抓魚、就是鬥蟋蟀。」、「廁所在外面,那茅坑超大、以前都好怕掉下去。」、「而且晚上出去一片黑,都覺得好像有鬼。」講到兒時點滴,兩人爭先恐後地分享。

不過,他們稍微冷靜下來後,也急著補充:「當然,久住的話就不用了!還是寒暑假去放鬆就好。」

大學主修工業設計的良根,早早就參與創意市集,他說:「當時創作一些台灣風景,只是單純想賣給外國人,但後來才發現,那是源於對小時候的懷念。」畢業後,他曾到設計公司工作一陣子,畫過插畫、也設計過一般人絕對不會注意的7-11關東煮桌子。但為賺錢而畫,絕對不比為自己創作來得開心,工作兩三年後,他決定自己出來接案子闖看看。

在良根的畫裡,再不起眼的小人物也得經過仔細的資料蒐集與描繪。(圖/尖端出版提供)
為求寫實,良根畫裡的每一棟建築、每一個動物與人,都一定有個參考的原型圖片。(圖/尖端出版提供)

念理工科的郭漁則醉心於文字,他分享,以前沒事就會在Facebook寫下每天發生的趣事,久而久之竟有陌生人鼓勵他、想跟他當朋友,讓沒有中文相關科系底子的他意外驕傲。

郭漁表示,除了多閱讀,也會靠抄寫別人的作品、再進行「二次創作」來豐富自己的文字能力。「學到融會貫通之後,就可以把別人的東西丟掉,化作自己的經驗。」

不顧媽媽反對、畫兩星期只賺三千,兩人苦熬終於出頭天!

在台灣多數家長眼裡,創作是很好的事情,卻不是一個好的職業。兄弟倆的媽媽同樣期盼孩子能坐辦公室、有穩定收入。問及當時如何說服媽媽同意他們全職創作,他們異口同聲地說:「你總該先做點什麼出來啊!」

良根表示,一開始自己接案時,為了維持生活,一邊接Case、一邊創作。很幸運地接到一個薪酬足夠他生活半年的大工作,需要為鳳梨酥店作完整設計,不只畫插圖,連室內設計也一手包辦,媽媽這才稍微安心。之後,工作機會陸續找上門,造就了如今的他。

在良根看來,作為創作人,每一個作品都得認真完成,「以前一幅『辦桌』畫耗了我兩星期,才賺三千塊,但我還是接。」完成後竟有人登門拜訪請他畫同樣的東西,「開價八萬還問我會不會太少!」他認為每一次的創作都是讓自己被看見的重要里程碑。因為各家公司經常有辦桌活動,甚至到現在還陸續有案子找上門,他開玩笑說:「我根本是辦桌王了!」

他也表示,如果真的沒有邀約找上門,就該自己去創造機會。網路上多的是為商品畫插圖的機會,多做一點,就能有更大的機會被伯樂發現。「創作就是讓大家看到,再有點商業頭腦的話,是要讓大家喜歡。」

郭漁則認為,現在的爸媽一聽到孩子想在家創作、當SOHO族,就覺得一定是想偷懶,「因為這樣,更該做給他們看。」他也提醒,不只改變爸媽的看法,自己如何看待工作也很重要,他拿起現在很難看見的Nokia手機自嘲:「做這份工作很需要作息與金錢上的自律,薪水也不是定時會來,所以你看,我還在用智障型手機。」

採訪尾聲,郭漁突然拿出Nokia手機,(圖/鐘敏瑜攝)
採訪尾聲,郭漁突然拿出Nokia手機,他說:「其實這還是超好用的!」(圖/鐘敏瑜攝)

是幸運,更是努力的結晶,這對相差3歲的兄弟挺過種種艱辛,總算踏上夢想之路。「小時候一起亂畫的回憶,真的很難忘記。」這種不必解釋就能互相了解的默契,從台南那個暗暗的阿公家萌芽,在台北生長,也將隨著他們一幅又一幅的創作,在全台每一條小巷弄開花結果。

責任編輯 / 鐘敏瑜

 

【每周精選】每晚深夜3點的驚醒!你不知道的媽媽們的必經之路
加入Line好友

【我要發風】

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,來稿請寄至 opinion@stormmediagroup.com,並請附上姓名、聯絡方式、自我簡介,謝謝!

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